从2003年开始试行的高校自主招生在培养创新人才上取得了不少成效,然而,在操作层面上一直存在一些争议。为此,上周本刊联合搜狐教育频道推出了“高校自主招生,会否制造新的高考不公”的调查,在调查中近6成的被调查者认为:自主招生增加了学生的学业和心理负担;而在自主招生中获益的学生,仅是极少数。

自主招生,因为“被理解”为偏才怪才上大学的绿色通道,6年前甫一推出,即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;自主招生,因为“被延伸”为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,在这个冬天,再一次成为公众热议的话题。

从高招改革一个小小的切口,推及维系中国教育体系金字塔最顶层的制度设置——人们在审视高校自主招生制度试点6年来的历程时,更多顾及的是公开、公平、公正的理念是否得到彻底贯彻,更多担忧的是在推行这一渐进式改革中效率与公平的博弈。

也正是基于这一点,我们提出了如下五点疑问,以期对正在进行的自主招生试点有所推进。须知,高考改革迈出的每一小步,都会实实在在地影响一代人的成长之路。

由于一开始就将选拔目标锁定为创新人才,自主招生制度甫一推出,社会各界就普遍将其理解为“偏才怪才上大学的绿色通道”。然而在实施6年后,人们才发现:众所期待的当代钱钟书、吴晗并没有因自主招生的推行而出现;原因很简单:大部分高校依然以文化课考试作为自主招生的主要衡量依据,考生还要参加高考,而最优秀的考生得到的优惠一般也只有30分左右,平均到四五门高考科目中,也只能作为考场上一时发挥欠佳后的一点“贴补”而已,实在当不得大用。

当6年前自主招生制度刚刚被推出时,善良的人们更多的是从考生的角度理解高考改革的这一新事物,大部分人认为此举无疑给考生上大学开辟了新的通道;然而,当自主招生“被延伸”一步,演变成中学校长推荐制的时候,蓦然回首,人们才明白,所谓的自主招生毋宁说是名校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做下的一个“局”,仅此而已。因为考生一旦上了钩,就要签下“卖身契”,高考报志愿再也没了自由,而自主招生的竞争由此也演变成了高校赶在高考前提早“掐尖儿”的一场大战。但是,话说回来,明知是“局”考生也不得不“上赶着”去追逐,因为高考毕竟关系到“身家性命”,多个机会多条路。

参与自主招生试点的高校,从6年前的22所,已经增加到如今的76所。然而,相对于全国2000余所高校的总数来说,这实在是一个小数目。在基础教育领域里资源不均衡的现实被广为诟病的今天,我们是否也意识到了:在中国教育体系最顶端的高等教育领域里,同样存在着人为的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配制?开自主招生的“小灶”,是否会加重高等教育领域的贫富不均?

当自主招生演变成一场场文化课测试时,为了增加录取机会,考生不得不在一个个高校间奔波赶场,不但增加了考生的备考负担,也加重了高校的组考成本。

虽然前有北京科技大学、北京交通大学、北京邮电大学、北京林业大学、北京化工大学5所高校实行的自主招生笔试联考,今年又有清华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和南京大学5所重点高校的联姻,但是自主招生联考的推广依然步履维艰,而推行自主招生社会化考试,更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。

高考,因其“一考定终身”的唯分数论,多年以来成为改革激进派口诛笔伐的矛头;高考,也正因其“一考定终身”的单一标准,一直以来成为普通家庭尤其是农村孩子进阶社会上层的梦。而自主招生的多元化评价标准,无疑打破了这样一种平衡。一方面,实行自主招生试点的重点高校多集中在大城市,农村孩子赶考自然要承担更多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,而这与其本身承受能力形成反差;其次,对于作为自主招生“敲门砖”的所谓各种特长,毋庸置疑,农村孩子肯定赶不上见多识广的城里孩子。因此,人们没有理由不产生疑问:自主招生是否会对农村孩子造成新的不公,并由此产生新的城乡“二元结构”?

2、公平与公正是高考改革的核心,您认为现行的自主招生制度具有公平性和公正性吗

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